手機
??? Sitemap地圖??? 網站地圖
當前位置︰主頁 > 散文隨筆 > 經典美文 >

统计局:今年四季度经济保持平稳增长趋势是有保障的

作者︰豆豆西文學網 來源︰未知 發布時間︰2019-10-31 18:14

  昆德拉在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》中寫到︰最沉重的負擔壓著我們,讓我們屈服于它,把我們壓在地上。但在歷代的愛情詩中,女人總渴望承受一個男人身體的重量。于是最沉重的負擔也成了最強盛的生命力的影像。負擔越重,生命越貼近大地,它就真切存在。相反,當負擔完全缺失,人就會變得比空氣還輕,就會飄起來,就會遠離大地和地上的生命,人也就只是一個半真的存在,其運動也會變得自由而沒有意義。

  在生活中,往往,一個人最後的悲劇並不是因為重,而是在于輕。壓倒一個人的也並不是重,而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。正如打江山易,守江山難;又如生于憂患,而死于安樂一般。

  生命的慷慨饋贈往往給我們的都是一種不可思議。有人說生命的奇妙就在于它的兜兜轉轉,或是下一秒的山水相逢,或是下一刻的水天相接,但都空氣氤氳。誰都不能去預料在兜轉之時帶給我們的會是什麼,是驚喜、是震撼、亦是晴天霹靂。但是,不論喜與憂、哀與痛,最後讓我們脫骨抽筋、體無完膚,但不可否認得是我們沒有被壓倒,在最後的最後,變成了能夠承受的生命之喜、怒、哀與樂。一個巨大的幸福的開始與誕生總會歷經巨大的艱難與險阻,總會伴隨著難以言表的痛與哀作陪襯,經歷柳暗之後方是花明,才能海闊天空,幾乎成為亙古不變的真理。因此,對于未知的命運,生活加諸在身上的種種,我們只能去看、去感、去承受。值得慶幸的是,一個人生命的百分之五十或者更多都在經歷著可以承受的生命之重,所以,我們還在接著生活、更好地生活。

  正如昆德拉筆下的男女主人公,特蕾莎從小便生活在它眼中的“集中營”里面,她母親的灌輸,她自己的感受,從而,她認為母性是一種大寫的犧牲,而她自己,為人女兒,就是一個無法彌補的大寫的過錯,因此,在她獨立之前,她成為母親手中的“人質”,唯一報復的對象,她自己,也在不斷的贖罪。“出人頭地”成為她的願望,直至她遇到了托馬斯——一生承受的生命之重。她以為,她妄想的出人頭地已經近在眼前,唾手可得。在托馬斯的眼里,雖然對特蕾莎有一種無法解釋的愛,就像是“被人放在涂了樹脂的籃子里,順著河水漂來,讓他在床榻之岸收留她”。但是托馬斯並不會因為特蕾莎,而放棄整片森林。出人意料的他們還是結婚了。正如錢鐘書先生說的婚姻是一座圍城,緊緊的困住了特蕾莎和托馬斯,煎熬的令人窒息。生命就是這樣,在重復中蘊含著翻天覆地的變化。特蕾莎忍受不了丈夫的用心不專,托馬斯忍受不了妻子的疑心疑鬼,托馬斯與特蕾莎兩人分分合合,起起落落,幾經周轉,最終還是走在了一起。托馬斯因為特蕾莎從國外回到了國內,從大城市到了小城市,最後定居在小村子里,由一名出色的外科醫生變為大卡車司機;特蕾莎從國內跑到了國外,又回到了國內,由專業的攝影師也成為一名村婦,兩者斷絕了與外界的一切聯系回歸于自然。他們的一生,遭遇了生活上的打擊、事業上的挫折、婚姻的失敗,特蕾莎最終沒有得到“出人頭地”的生活,托馬斯也脫離了預想的生活軌道。以及他們生命的終結,也上演了一場悲劇,雙雙喪命于墜入深谷的大卡車里。

  特蕾莎問︰托馬斯,我是造成你一生不幸的人,你是因為我才來這兒的,是我讓你到了這麼低的地步。

  托馬斯答︰首先,這麼低,是什麼意思?

  特蕾莎回︰如果在甦黎世,你可以為病人做手術。

  托馬斯回︰你可以攝影。

  特蕾莎回︰我們兩不能比。對你來說,你的工作比世上的一切都重要,而我呢?我干什麼都可以,我不在乎。所以我什麼都沒有失去,而你失去了一切。那是你的使命。

  托馬斯回︰使命?特蕾莎,那是無關緊要的事,我沒有使命,任何人都沒有使命。當你發現自己是自由的,沒有任何使命時,那是極大的解脫。

  這一段是我最喜歡的對話,他們是生命已經走到了最後,他們經歷的生命之重也已經變成過眼雲煙。此時的他們,在不大的舞池中來來回回,特蕾莎的頭靠在托馬斯的肩上。正如昆德拉說的他們現在擁有著憂慮的幸福,憂慮的是︰已經走到生命的最後一站,幸福的是︰他們還在一起。

  “世人都在受苦”。每天每時每分每秒都會有無數的家庭在上演著他們的悲劇,無數的人兒都在承受著生命之重,但是,我們都知道,只要我們生命未走到最後一刻,這場悲劇也不會提前落幕。悲劇到最後可能會成為一部喜劇,而喜劇演到最後,也會成為悲劇,喜與悲的界限沒有人知道,但是只有一牆之隔。巴門尼德在公元前6世紀就提出,宇宙是一個個被分割的二元︰明與暗、厚與薄、熱與冷、在與非在,但細想想,未免顯得過于簡單和幼稚,太多的事,往往都蘊含著悲喜,正如,瀑布的一瀉而下,蘊含著巨大的奇跡。化蛹成蝶、涅磐重生,無疑都付出了巨大的代價,乃至生命,它是喜還是悲?

  經歷的生命之重讓我們腳踏實地,而生命之輕的感覺,就像是一個著名的實驗,溫水煮青蛙一樣,短暫的舒適之後便是水生火熱的煎熬和痛苦,就像是一條潛伏的蛇慢慢鑽進人的心底,走過的地方,涼颼颼的,緊接著便是一點點的噬咬,又或是一股陰冷的風,吹過燥熱的心,因空虛而發出巨大的回響。

  尼采提出永恆的輪回的想法。那麼,無疑會成為最殘酷的孤單,試想,人生的每分每秒都在重復的出現,整個世界靜止不動,正如,耶穌被釘在了十字架上,而我們每個人都被釘死在殘酷上。

  但是,重,便是真的殘酷?輕,是真的美麗?

  那麼,到底選擇什麼,是重還是輕?

上一篇︰最美的夏天,故人碧海藍天白雲

下一篇︰沒有了

您可能喜歡的...
友情鏈接 聯系郵箱︰
傷感是一種心情,當說到心坎的文字,看到傷感的文字以及傷感的日志的時候,往往會喚起內心的傷感,有時候或許只有這 種方式,才是回憶自己內心傷感最好的選擇!

備案號:遼ICP備10004244號-1